我的球馆何时才能开放?来自一名场馆经营者的守望

2022-06-23 14:16:16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新民晚报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我的球馆何时才能开放?**近这几天,蒋元林一直在期待。

小蒋是上海英米篮球俱乐部的创始人,目前经营着两个篮球馆,一个在浦西,一个在浦东。因为疫情的影响,英米篮球馆从3月20日就开始闭馆,到现在3个多月过去了,还没能等来解封的通知,这是他创业6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难题。

图说:空荡荡的英米篮球馆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 (下同)

迷茫过,苦闷过,无奈过,沮丧过……当所有的负面情绪一遍又一遍侵袭过后,小蒋仍然在坚持守望着:“虽然这是我创业以来**难的一段时间,但我相信困难总是暂时的,也许很快我的球馆就能开放了。”

球馆成了临时宿舍

大学里学机电一体化专业的蒋元林毕业后,并没有从事与专业相关的职业,他投身过旅游产业,也在篮球培训机构打过工。2016年,他用自己三年多的工作积蓄和父母的资助,开始了创业之路,搞青少年篮球培训。一开始他四处租临时场地“打游击”,2018年小蒋开始租赁经营球馆,既供自己的公司培训用,也对外出租**场打球。因为小蒋的球馆**件设施好,加上几年来做培训累积的口碑,所以生意做得挺红火,球馆名气也越来越响——以前每年夏天NBA球星来上海,大多都会选择去他那里练球,还**括詹姆斯、林书豪也都去过。

图说:空荡荡的英米篮球馆

这不是蒋元林的球馆**次因为疫情停业,2020年年初,他的两个球馆就曾停业两个月。对于球馆来说,停业就意味着没有**,而场租、员工薪水等负担却是存在的,那时他刚刚贷款买了房,**终只能向朋友借钱来应付那两个月的损失。“本来二三月份是寒假班和春季班,正是篮球培训的盈利旺季,但是都泡汤了。”不能营业,教练的**也大受影响,有几位不得不选择离开,小蒋也很理解,“毕竟大家都要**家糊口。”

蒋元林没想到,两年多之后,他的两个球馆再次因为疫情影响而停业。停业期间,小蒋曾把场馆无偿提供给防疫志愿者和物业工作人员当作宿舍住了两个月,用他的话说,也是为防疫工作做点贡献。封控在家的那两个月,他一度非常迷茫,“疫情对于我们这种球馆经营者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图说:蒋元林并没有放弃

除了迷茫,还有焦虑。球馆不能营业,蒋元林面临坐吃山空的局面,他不清楚场租能不能减免、能减免多少,“如果不能减免,那么我这三个月至少要损失几十万元。”6月初,上海**正常生产生活秩序,“5月份有几个外地员工离开上海回家探亲,他们都说等疫情结束就回来上班,我也想让他们快点回来。”

业务被迫转到线上

蒋元林还记得,两年前球馆停业后,他依旧天天去上班,即使春节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他也会去。“想想工作上的事,做做保洁和消毒工作,累的话自己去投投篮,总之习惯了和球馆待在一起。”

这次疫情,蒋元林无法去球馆,他每天在家做得**多的事就是读书,“从球馆运营、市场销售,到企业管理、篮球课程打磨等,这几方面的书都读了不少,趁机磨练一下自己的内功,为以后的发展**大储备能量。”

图说:蒋元林独自守着球馆

球馆不能开,但工作不能停,蒋元林带着员工把业务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利用教学视频和学员保持沟通,也接一些线上业务为教练们搞创收,从而把课时费的损失降到**低。“线下没法上课,教练们的课时费大大减少,只靠底薪肯定不行。”小蒋说,他带着教练们开发线上课程,鼓励他们多录制新媒体方面的教学视频,“比如说录制一个视频就会有一百元视频费,激励教练们多和学员、家长互动,一方面能够保持客户黏**,另外也可以增加他们的**。”

过去这三个月,英米的教练有底薪、线上课程的视频费以及新媒体教学的视频费,**大程度减小了疫情对**的影响,至今没有一个人提出辞职。小蒋说,回家乡的教练们虽然还没有回来,但是他们对于球馆的未来、对于上海还是挺有信心的:“因为2020年经历过一次疫情影响之后,我们相信2022年也一样可以战胜疫情重新开始。”

图说:蒋元林期待球馆能重新营业的那一天

有些学员的家长选择了退费,但更多的家长和蒋元林一样在热盼球馆重新开张的那一天。“许多学员、家长或者一些**场打球的客户,经常在**里问我,球馆何时能开。”小蒋感慨地说,员工和学员家长的不离不弃,也是他坚持下去的一大动力,“我是个乐观的人,一直相信生活和事业上的挫折都是暂时的,阴霾总会过去,光明总会到来。”

蒋元林期待,不**的将来球馆能够重开:“当时选择做这个行业,就是因为热爱篮球,我相信体育人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可能**子里就刻着坚持不懈。”小蒋说,他对自己的事业有信心,对于这个城市的未来更有信心,“现在上海许多业态都已经**正常,相信我们这一行也是曙光在前了。不管球馆要多**以后才能重开,我都会继续坚持下去,这个信念坚定不移。”

本文转自:上观**

体操一直是徐汇体育的优势项目,涌现出许多优秀运动员、教练员,刘朝辉就是其中之一。运动员时代是体操全国冠军,教练员时代是冠军教练,还是奥运会冠军跳水运动员陈芋汐的启蒙教练。如今,作为徐汇区人大代表、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副**、体操高级教练,刘朝辉在平凡岗位上铸就不凡,自2001年获得体操国际级裁判以来,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在岗位上,带领徐汇的体操项目走向了国际,为上海培**输送了一大批体育人才。

从运动员转型冠军教练

刘朝辉出生于体操强省湖南,5岁起就开始学习体操,刘朝辉说:“当时父母觉得我身体不太好,想锻炼一下身体就走上体育之路,我十岁被选入专业队伍,退役后来到上海读大学,**份工作就是来到徐汇区担任教练。”1991年7月底,21岁的刘朝辉正式成为了徐汇区的体操教练员。

成为体操教练员后,刘朝辉将运动员时期吃苦耐劳、认真拼搏的**神也带到工作中来,始终秉承着认真负责的职业态度,勇于开拓创新的工作作风,持之以恒的奉献**神,带领体操项目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由低谷走向**,为体育和体操事业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当时徐汇区的体操项目在全市仅排第九名。面对实际情况,刘朝辉不急不躁,虚心地向老教练学习。经过了两个周期8年时间的摸索,徐汇区的体操项目开始逐渐崛起。

2000年,在徐汇区政府大力支持下,徐汇区体操队转入斯波特大酒店顶楼的体操房训练,极大地改善了训练条件。“我们区体操队教练组采取了**兵强将的战略,力主抓尖子运动员,提升质量。**终,我们选派了7名运动员参加上海市第十二届运动会体操比赛,就获得了7枚**,实现了100%的成功率。”谈到那一年的“翻身仗”,刘朝辉依然很是激动,“我们就称那支队伍为‘徐汇少年掘金队’。”

立足上海放眼国际

多年的教练工作,使得刘朝辉在“抓尖子、抓强项、抓规格”的训练模式下,培**及输送的运动员在全国乃至世界舞台上屡创佳绩,成绩斐然。“干一行爱一行。”刘朝辉说:“我选择了这个行业,首先就要去热爱它,再尽自己**大努力去做到**好。”

为此,刘朝辉积极协助上海体操专家毛培雯,促成了上海体操运动中心、徐汇区体育局与辽宁省盘锦体操基地的合作,用心用力为上海培**输送了一大批体操人才和优秀运动员。培**的人才中**具代表**的便是由体操转项跳水的运动员陈芋汐,在东京奥运会上勇夺一金一银的傲人成绩,为国争光。

刘朝辉作为陈芋汐的体操启蒙教练,全程观看了陈芋汐在东京奥运会比赛的直播,心里始终为她捏了把汗。看到陈芋汐**终夺冠,刘朝辉是既激动又十分感慨:“她的发挥真的是**。”

在用心培**运动员的同时,为了更好地把握国际体操运动发展的方向和趋势,刘朝辉从1993年开始**担任体操裁判员工作,并用裁判的规则来指导日常的训练。1997年,刘朝辉首次参加**级体操裁判员的**,成为了一名**级裁判。2001年,在**体育总局体操运动中心的培**下,刘朝辉成为了国际级裁判,代表**担任国际各级赛事的裁判工作,为徐汇、上海和**争得了多项荣誉。在全球疫情暴发的大背景下,刘朝辉更是多次出访各国执裁,并出色地完成**交办的各项工作任务,诠释了自己“尽自己**大努力将工作做到**好”的承诺。

荣誉不断 初心不忘

全国各级各类业余体校优秀教练员、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上海市优秀教练员工作室领军人、徐汇区先进个人、徐汇区学科带头人……有着13年党龄的刘朝辉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通过勤奋耕耘获得了一系列荣誉。

作为一名有着二十几年执裁生涯的裁判员,刘朝辉也是全国仅有的4位国际**体操裁判员之一。国际体操联合会授予她的国际裁判金质奖章是对她裁判工作的**高褒奖。

谈起这些荣誉,刘朝辉很谦虚:“这些成绩并不仅仅属于我一个人,要感谢徐汇区体育局历任领导对体操项目的大力支持,还要感谢整个体操教练员团队,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大家共同的努力。”

对刘朝辉来说,**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带训练,把运动员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培**。有一年刘朝辉在湖南省招生时,发现了周成这个好苗子,就把她引进到了徐汇。刚来到上海的周成没有地方住,刘朝辉就让她住在自己的家里。训练工作之余,刘朝辉还会关心照顾周成的学习与生活,平常带进带出就像自己的**儿一样。刘朝辉说:“做教练**主要的还是对孩子的责任心,也许孩子不一定能成为专业上的运动员,但可以培**他的兴趣爱好和从小热爱体育的理念,将体育**神带给孩子。”

在刘朝辉的培**下,周成进步很快,一年之后就进入了上海体操二线队。后来,周成改练蹦**项目,夺得了蹦**单跳全国冠军。

以体操启蒙训练为主的刘朝辉,一直以来都将做好体操事业、培**好孩子作为自己的初心与使命。“我们启蒙训练就是培**孩子一些兴趣、经验,给孩子在人生成长道路中一些体育**神的培**,这才是我自己从事体育行业**大的初衷。”

上一篇:世锦赛200蝶摘铜 张雨霏:我会一直朝着目标努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达州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