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太子妃私自圈地被少商暗讽

2022-08-06 02:57:33 文章来源:网络

**新的预告中,太子曾经的青梅竹马曲泠君被**出**害丈夫的罪名,太子妃也被揭开了表面贤德,实则内心自私、贪婪、嫉妒心强的真面目。

少商和凌不疑这样的火眼金睛,一开始就看穿了太子妃,只是碍于太子的颜面,不好意思当众戳穿。但是曲泠君**夫案**光后,太子妃在背后做所有的小动作也被放大,一**脑全**光在了众人面前。其中,少商和凌不疑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凌不疑年少时欲“破坏”太子妃与太子**事

当初给太子定亲时,皇帝的小朝廷还朝不保夕,因为需要拉拢地方望族的势力,就给不满十岁的长子,定下了太子妃的家族。

所以,太子其实并不喜欢太子妃。他喜欢的人其实是曲泠君,可是他本身就**格懦弱,怎么可能违背皇帝为他定下的亲事。

尽管当时凌不疑还小,却已经看不下去,太子对自己的**事都无所作为,自己跑去和皇帝和皇后说,太子不能娶太子妃,将来会害了太子。

皇帝不理他,他就跑去向太子谏言,让他将心有所属之事告诉太子妃,希望由太子妃的家人来提出退**,将来再多补偿太子妃一家。

可是太子始终毫无作为。凌不疑无奈,只能私底下找人去告知了太子妃实情,再由她决定是否告知家中父兄叔伯。

结果太子依然娶了太子妃。因为太子妃,她什么都没和家里人说。从那时起,凌不疑就认为太子妃德不配位,所以少商进宫后,就一直叮嘱少商离太子妃远一点,不要参与东宫之事。

太子妃私自圈地被少商暗讽

可是依照少商天不怕地不怕,凡事随心所欲的**格,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不顾。和太子妃相处一段时间后,少商也看出来,虽然常有人恭维太子妃与皇后很像,都斯文端庄,都柔和守礼,还都生了一副慈悲心肠,御下甚是宽和。

但她认为皇后是**,太子妃只是中仿A货。皇后的柔善是发自内心的,而太子妃却是表里不一的“白莲花”。

随着五公主圈地上万亩的事情被**光,太子妃圈地七八千亩的事情,也被五公主抖了出来。

五公主做得不对,可太子妃却蠢得在皇后及少商面前五十步笑百步:

“母后不知,太子殿下平日里办事用人都要钱,花费甚大,手上若是没些能活动的金银,好些事都没那么顺当了。我虽薄有些田产,但也一样将人丁田亩登录在当地府衙的鱼鳞册中,一点没少。五**却不一样,明明食邑丰厚,还圈了那么大的田地,结果只向官府录了二十丁。”

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是太子听从了府内幕僚的建议,不让太子妃插手金银钱**之事。太子妃为了自己日子好过,瞒着太子在外圈地敛**。

少商在心里暗讽:就算五公主有过错,太子妃也该私下跟皇后说,而不是当着自己与许多宫婢的面说出来。她俩位属姑**,太子妃现在还没登上凤位,就对小姑这样刻薄不留情,帝后将来还能指望她照拂其余弟**吗?

后来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凌不疑将此事压了下来,可惜太子妃丝毫没有收手的想法,往自食恶果的路上一步一步逼近。

太子妃堂兄卷入曲泠君**夫案,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

曲泠君**夫案,很多人都以为是太子妃嫁祸给曲泠君的,但实际上却不是。背后之人其实是,以“废太子团”为首的小越侯。

其实,针对太子的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家族,而是许多**力量于不声不响中达成的默契。比如太子妃的堂兄孙胜,其实诱他荒淫犯罪的是一家人,查他底细拿他把柄的是另一家人,而在太子身边安插人手,探知太子约曲夫人相会在紫桂别院的,又是第三家人了。

他们希望借此事,牵扯出太子。太子妃再笨,也不可能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毕竟她和太子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太子妃的堂兄孙胜便是紫桂别院的管事,正是因为他被“废太子团”抓住了把柄,所以不得不吃里扒外,帮助“废太子团”陷害太子夺****人,以达到他们伤害太子的声望及名誉的目的。

皇帝大怒,命凌不疑彻查此事,而少商则代表皇后跟凌不疑一起查案。事实的真相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后,证实了曲泠君和太子都是被冤枉的,真正**曲泠君丈夫(梁尚)的是他的胞弟梁遐,因为梁遐**了哥哥以后,就可以坐梁家家主的位置。

实际上梁遐也是被利用了,而幕后之人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从始至终,他们并不想坐实太子夺****人的罪名,只是以此来减低太子的声誉。

此事对太子妃的影响也很大,因为她不仅为自己的堂兄求情不成,自己在东宫**后的娘家倚靠,也被拔除了。自此太子妃陷入了势单力孤的尴尬局面,为后面少商和凌不疑联手“废太子妃”做了铺垫。

太子妃对曲泠君的迫害手段,被少商当众戳穿

太子和太子妃**后,被太子妃那副表面温柔贤淑的模样迷惑了,太子即便不喜欢太子妃,也和她相敬如宾,就算太子再喜欢曲泠君,与太子妃成亲后,也和她十年没再联系。

但是太子妃却不这样想,暗中一直在伤害曲泠君,每年都派人到梁尚府中,以太子的名义赏赐东西给曲泠君。

并且这个“赏赐”非常有手段。少商在查清曲泠君**人案后,注意到了一个没人注意到的细节。在皇后、太子、凌不疑面前戳穿了,太子妃已经实施了十年的“赏赐”手段。

少商冷声道:“妾在曲夫人的婢**处见到了这幅绫缎,那婢**说,这回曲夫人又受梁尚殴打,就是因为这幅太子赐下的绫缎!我觉得好生奇怪,这绫缎明明是前些日子荆州刚贡上来的岁贺。娘娘将头一份赏赐给了太子妃,其余的还在我那儿没动呢。于是,我细细盘问,这才知道太子妃做下的好事!”

“在太子和娘娘面前做的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等到了河东梁家,送礼的小黄门就假作是太子派去的人,当着他们夫**的面胡说八道,什么‘殿下近日偶感风寒,病中甚是惦念夫人’,什么‘殿下常叹息再无人能为知音’……还尽赏些亲昵之物,去年是金丝凉席,明年就是青玉枕,哦,这回太子妃赏的就是这种用来做里衣的绫缎!”

所曲泠君当日会答应,去紫桂别院和太子见面,也是为了告诉太子,以后不要再想着她了,可是懦弱老实的太子却还不明所以。

曲泠君还曾托去赏赐的人给太子送信,信中就是央告太子,不要再送东西了。可惜这些信全都落到太子妃手里了。

太子妃十年的筹谋算计,终于被少商揭开。

这样的一个**人,将来怎么可能做母仪天下的皇后。跟废后一样,废太子妃同样是大事,必须得谨慎。少商和凌不疑一唱一和,**终太子妃被太子幽禁在别院,太子妃的名号名存实亡,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

写在**后

《知否》中明兰说:**人活这一辈子,总不能在这院子里头绕弯打转吧。我将来一定会攒很多的钱,多宽心,闲了,四处游玩,击球垂钓,双陆拆白,总是有许多法子解闷儿的,日子自然过得畅快。若是为了在**面前争一口吃食,反倒把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子,这一生多不划算。

太子妃本身就是一个贪婪、自私、无才无德的人。突如其来又得到了与她能力不匹配的地位,欲望瞬间膨胀的同时,又没有能力驾驭手中的权利和欲望,强烈的嫉妒心反而让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以“小聪明”使阴险手段,妄图蒙**所有人,**后只会自食恶果。

出身决定了我们的命,可后天的本事却能改变我们的运。不矫情、不做作,练慧眼、长见识,当有一天机会降临到你身上时,你才有可能把它牢牢抓住,而不是被它吞噬。

“我爷爷和我大爷都是木匠,专门做棺材的,小时候我家院子里就摆满了鱼柳、桑槐、松木、柏木的各种棺材。”

这些是《人生大事》的导演兼编剧刘江江的儿时回忆,莫三**说自己从小在棺材堆里长大时,多少明白了导演是想说一个别人没见过的,但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

联瑞影业出品的《人生大事》**次在清明节定档,殡葬题材的故事和“雨纷纷”“欲断魂”的时节非常契合,可惜因为客观原因被迫挪到了6月24日上映,提前一周开启部分城市点映。河豚君在电影放映厅听见放了假的中**在开场前笑着说“果然一进来就冷飕飕,凉快了”,电影放映结束后她们却抽泣离场。

这部影片的监制韩延导演过《送你一朵小红花》《滚蛋吧!肿瘤君》一些生**议题的故事,监制《人生大事》不为猎奇,如何正视**亡、正视殡葬从业者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作为电影从业者,韩延和刘江江可能是为**电影市场新添了一部稀缺题材影片;而《人生大事》作为一部大众影片,它在后疫情时代用特殊的方式诠释了一种“生**观”。

至于观众有没有接纳这样的表达,相信上映一周,以5.5亿跻身2022年内地**房Top7的成绩和7.5分的豆瓣开分已经给出了答案。

成长的维度

《人生大事》的社会职业背景是殡葬行业,东亚人多有忌讳的话题,连带着对这个职业也忌讳,成了电影里的稀缺题材,多少也是因为避忌导致的结果。

传统家庭中接收到的**亡教育就是避讳的,**人对丧葬白事的忌讳是因为恐惧,恐惧是因为未知,如何不“未知”?就把这个行当、这件“白事”赤裸裸地呈现到你眼前,给你看个清楚明白。

所以当韩延遇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认为是时候应该有一部属于我们自己的这类题材影片了——用电影,重塑“生**观”。

电影讲述了打架坐牢刑满释放后成为社会边缘人的莫三**,在失去人生目标每日浑浑噩噩、只想依靠父亲的**殡葬店度过后半生时,遇见了一名外**去世、被亲戚抛弃的孤儿武小文,二人的生活从针锋相对的碰撞中逐渐擦出奇妙的情谊。

专门为逝者送葬的人在社会的夹缝中艰难求存,很直接地将“生”与“**”的话题扣在了一起。“不言**,何谈生”、“置诸**地而后生”,**人一直都有一套自己的“生**观”哲学,所以电影也选择用这套一体两面的逻辑来说故事:一边说着如何与生命告别,一边说着如何更好地生存。

这两方面的“学习任务”在电影里就交给了莫三**和武小文。

本片主角莫三**,坐过牢,出殡时被雇主质疑**了逝者的**指,恋爱不顺被**朋友分手,在家族里也是长期受到父亲斥责、拿来和去世的二哥做比较,结果就是莫三**认为自己不再被任何人期待,也不再期待任何未来,消沉地行尸走肉般地活着,他要学习如何像真的“人”一样活着。

武小文,电影真正的主视角人物,灵魂主角。电影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出发,开场即是小文一觉醒来,**在身边的外**已经去世,读中学的表哥告诉小文,外**在大箱子(棺材)里,要被拉到火葬场,烧成灰、埋进坟,小文很生气,气在表哥说自己再也见不到外**,却也并不理解“**”的意义。

生**观之外,从**格上来说,被前**友要求分手的原因是“根本看不见你成熟的样子”的莫三**,和被外**带大而有了有情有义“老灵魂”一面的武小文,从各种意义上来都各自拥有可以与对方**互补的一面,所以两个人在遇见了彼此之后开始有所改变。

像是大混世魔王孙悟空遇到了小混世魔王哪吒,莫三**遇上了克星,小文天天给他闯祸惹麻烦,可大人也不好跟小孩子计较,头疼得很。但用好搭档王建仁的话说,这小孩子可以捅个大窟窿,也可以转头就自己又把窟窿给填上,做事有首尾,一人当,莫三**先是自愧不如,后来慢慢在“带小文”这件事上学会了,父亲老莫看见了也说一句“终于有件让三**定心的事了”,接着也放心将“上天堂”真的传到这个儿子手上。

两个大小魔王像是两块拼图,注定拼凑在一起,双向治愈,共同成长,让彼此的灵魂更加完整。整部戏都遵循这样的方式,通过戏剧冲突实现化学反应,**终达成成长。

影片里有很多“**亡”,被父母呵护却**病不治的幼龄小**孩,喜获**款却因儿**争夺遗产家宅不宁想要提前办丧的**老人,醉驾车祸而亡的不完整尸体,给继承人莫三**留下“**省钱且体面葬礼”难题的老**殡葬人老莫……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小人物们,在用**亡教会主角成长,也用**亡教会了观众生命的意义。

如韩延所说:“人生没有**答案,珍惜当下是**优解。”

现实主义的B面

电影需要一个有现实基底的故事,尤其是鲜少为人知的“职业片”,观众对殡葬行业熟悉又陌生,更需要真实的素材勾起观众共鸣,毕竟“事关生**,格外真实”,可以说《人生大事》的拍摄是一种非常规的现实主义题材做法,所以“棺材院”里长大的刘江江**有资格说这个故事。

于是某一天在下班路上,刘江江透过一间殡葬店门窗看见摆满花圈**灰盒的屋子里,一个小姑娘趴在茶几上乖乖地写作业,故事正式诞生。

因为这个小姑娘,一个沉重的议题变“轻”了。监制韩延看见剧本的时候也很意外,原以为有很多忌讳和悲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不沉闷,有意思,很感动。

韩延一直记得戏剧学院的**说,很多导演一生只在拍一部戏,而韩延觉得自己的这部戏应该名叫《生老病**》,是他拍过许多电影的主题,遇到殡葬题材,又一次触动了他的内心。

殡葬职业的故事是稀缺题材,稀缺的题材更应该多做,但刘江江自认拍《人生大事》并不因为题材的稀缺或者要做猎奇故事,而是从一个不同的维度、通过熟悉的模式,展示出对**亡的思考,对现实的有所关照。

**人俗话说“生**之外无大事”,这句话以前经常出现在**疗职业剧中,**生也面对**亡,但**生还有机会拯救病患、避免**亡,殡葬师能做的只有在人**后,让他们体面地走完在这世上的**后一程。

如果说**亡的现实通常令人感觉冰冷,那么《人生大事》就是用镜头展现了**亡冰冷的另一面——温暖。

“因为每个人其实都要面对**亡,电影里不害怕出现这样的情景,要明白那是鲜活的生命在离开,而不是晦气迷信的说法。”用轻松和温情方式把恐惧剥离开,直面生命的逝去,这件事是韩延很想去挑战的。

然后就可以在影片里看见,小文的外**去世的时候是在夏天的凉席上**得四仰八叉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舒服的梦里没有痛苦地离开;**病不愈的**孩有个莫三**帮她定做的粉色**灰盒,有blingbling的水钻,后来还被小文画上了儿童画;老莫**后留了个大概是自己吃剩下的中老年奶粉罐给莫三**,直接做自己的**灰盒,好给儿子省钱……

用生活的**火气与温暖去消解**亡的冰冷和恐惧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就像“外**被烧了变成**,从**囱里冒出来”后来变成“外**成了天上的星星”一样可爱,就像殡葬师从人人忌讳的职业变成“种星星的人”一样可爱。

电影就是想拍“衣食住行,生活**好”。

《人生大事》在国产片里的分类是“家庭片”,家庭在**人的传统印象里是归宿和温暖的象征。电影在武汉拍摄,这里是两年前**人直面过残酷现实的地方,需要更多生活的勇气。同样,后疫情时代,**观众也想在电影里看见更多温暖。

“小时候因为家里是做棺材的,经常我就躺在棺材里,浑身盖满刨花,尤其是松木、白木,味道特别好闻,太阳一晒就在里边**着了,吃饭的时候,爷爷伯伯找不着我,**后从棺材里把我拎起来一边打一边骂。”这是导演刘江江自认非常浪漫的童年回忆。

上一篇:日媒*高桥一生-饭丰万理江正在交往 两人曾合作《岸边露伴》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达州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