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座航空修理工厂:“小白楼”承载的“航修记忆”

2022-05-14 09:56:19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空军**座航空修理工厂——

“小白楼”承载的“航修记忆”

■周乐钱威

“小白楼”旧照。作者供图

历史是一幅画,时间是画纸。一座岁月斑驳的“小白楼”承载着空军某航修厂老一辈航修人的共同记忆。

时光轮回,徜徉在“小白楼”四周,一段段历史画面浮现在笔者面前——1955年4月26日,空军成立了**座航空修理工厂。几乎在同一时期,地处航修厂东南角的“小白楼”,完成了身份的转变,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那一天,伴着嘹亮的《莫斯科-北京》乐曲,中苏双方完成交接,“小白楼”被改造成新的修理厂房,从此肩负起为空军修理战机的神圣使命。

走进“小白楼”,触摸着褶皱掉皮的墙壁,一条条历经风雨侵蚀的印痕,无声地诉说着老一辈航修人执着坚守的青春往事——

建厂初期,在“全面向苏联学习”的动员下,装备修理主要采用“以换件为主、修理为辅”的修理模式。然而,随着装备修理任务加重,航材供应短缺等问题很快暴露出来。显然,“以换件为主”的修理方式很难满足空军装备维修保障需要。

一场修理模式的变革势在必行。“小白楼”里弥漫着紧张气息——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和工人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勇敢地迈开步子,踏上一条从未走过的道路。

从0到1的变革绝非易事。由“换件为主”过渡到“修理为主”,关键是要有战机的修理技术条件和工艺规程。当时,大家没有任何经验可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航修之路,路在何方?

“照搬国外不是长**之策,必须把核心修理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曾在“小白楼”工作过的科研人员张方维回忆往事仍历历在目。

无数个深**,“小白楼”里灯光明亮,张方维和同事们一起,对着字典逐字逐句地翻译整机俄文资料,对原有工艺路线改进整合,优化工艺分工,明确技术**,终于探索出一套科学合理的修理指南。

泛黄变脆的书页,是打开那段奋斗岁月的**。依托这套修理指南,工人们形成了一条由分解、故检、修理到装配、调试的完整战机修理线。

真正的“大考”接踵而至。1962年,工厂接到一批某型发动机维修任务,将来这款发动机会加装在某型战机上。

老一辈航修人深知这张“考卷”的重要意义。按照工厂修理指南,工人们分工明确,按照工艺流程有序开展分解、检验和修复故障等方面工作。

然而,在检测发动机叶片时,一道浅浅的裂纹引起一位工人师傅注意。

这道裂纹虽小,但对于飞行安全来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隐患——在持续高转速的飞行条件下,发动机叶片极易发生“疲劳”,只要一个叶片断裂,整台发动机的所有叶片都要报废。因此,叶片断裂被苏联专家称为“无法治愈的金属癌症”。

裂纹技术问题攻关,成为横亘在维修人员面前的“大山”。深**,科研人员们仍在研究图纸,“小白楼”里响起了激烈的讨论声——

“维修周期这么紧张,航材又紧缺,这可怎么办?”

“是啊!可是苏联专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自己修理风险太大了。”

听完大家的不同观点,主持试修工作的工程师郭益基态度坚定地说:“我们要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修理之路,就不能停留在原地打转转!”

一时间,大家陷入沉默。“苏联专家驻厂时曾留下一批完好叶片,如果能与该型战机叶片的参数逐一比对,或许会给解决难题带来崭新思路。”话音未落,郭益基转身走向库房。

经过上千次对比检测,郭益基惊喜地发现:两种叶片之间只差一个**化层。

但除掉它,谈何容易?

科研人员们查阅各种维修资料,试图捕捉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家从一本外文书籍中获得创新灵感,合力研制出去层电抛光技术。之后,除去**化层的叶片装机试车成功。此时,“小白楼”里轰鸣声和欢呼声交织在一起,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

短短数年间,航修厂形成了战机和发动机双重批量修理能力,修理任务逐年提升,并培**出一大批维修技术**干。

“一只雁也许飞得快,一**雁才能飞得远。”1966年,为响应党中央“三线建设要抓紧”的号召,上千名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和工人从“小白楼”出发,带着180多台设备和560余吨物资南下,走上了援建的道路。

“条件艰苦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缺人少物,建设新厂用的水泥还是从大连海运过去的。但能为**‘三线建设’作贡献,每个人内心都是热情高**。”参与援建的工人刘义贵回忆起当时情景,心情仍激动不已。

数年后,他们参与援建了贵州、湖南、湖北等地多个厂区,用一颗为国奉献的赤诚初心,奠定了我**修事业的坚实基础,也开启了我**修领域新的航向。

如今,60多年过去了,昔日“小白楼”已不再承担修理任务。作为一座**神地标,“小白楼”指引着年轻**航修人踔厉奋发、砥砺前行。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西部战区某保障队打造“零压力”公共疗愈空间,提升心理工作质效——

心情不好?请到这儿来

■解放军报记者郭丰宽李晓霞

“舒怀阁”里的书是为官兵**挑细选的,大家都爱读,交流读书心得也很热烈。

推荐理由

“我想静静!”在被工作任务和生活负担压得喘不过气时,战友们是否有过这样的想法?那时的你,是不是想找到一个舒适、放松的空间进行心理疗愈呢?西部战区某保障队就为官兵打造了这样一个“零压力”的公共空间——“舒怀阁”。今天,本报记者就带大家去那里看一看,探究它有何特别之处。希望该保障队开展心理工作的理念能对其他单位有所启发。

围拢一起,有弹有唱,心里的烦恼一扫而光。

**样本

装满图书的书架、温馨**致的茶座、舒适的个**沙发……早就听说西部战区某保障队有一个“舒怀阁”,记者慕名前去,发现果然不同凡响。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了远离喧嚣的心灵港湾。

这是集书吧、水吧、影吧、乐吧于一体的休闲疗愈空间,既有宽敞的公共区,也有独立的小房间,官兵们在这里可以享受一个人的阅读时光,也可以七八个好友一起,举办沙龙、品茶聊天。2020年,该保障队进行营房改造时,别具匠心地打通上下两层楼的4间办公室,设计建造了这个loft结构的空间。如今,这里已是许多官兵业余时间常去的“打卡”之地。

与保障队领导交谈,记者才知“舒怀阁”的主要功能其实是“心理咨询室”,他们不说,到此参观的人根本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就对了。”该队政委朱毓姝说,这正是队党委一班人的匠心独运所在。

“现在,官兵们的思想压力很大,出现心理问题并不奇怪,但用以前的老做法很难奏效了。”朱毓姝是从战士成长起来的,当过班长、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深知心理工作的重要,也体会过做心理工作的无奈。“一段时间,各基层单位都建有心理咨询室,可是门口挂着那么明显的招牌,谁还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呢?”朱毓姝说,加之“咨询”二字本身就有“无事不登门”的意味,前来咨询的人很容易被贴上标签。“心理问题可不是单凭坐等人来的‘心理咨询’就能解决的,必须依靠带兵人细致贴心的‘心理服务’。”

既然是服务,就得有服务的真心实意。为此,在组织“舒怀阁”**设计时,他们充分考虑青年官兵的特点喜好,翻阅了大量资料,多次请教心理学专家,参考借鉴了地方公司的优秀案例,还特意在墙面加装了隔音材料,确保各个独立空间不被干扰。此外,随处可见的家庭化装饰,比如留声机、烛台、落地式台灯等,更是暗含了“零压力”的小心思。就这样,一个全新的公共休闲疗愈空间出现在官兵面前。

一次,战士别瑶随队前往高原执行任务,原**待大干一场的他,却饱受高原反应的折磨,多数时间只能躺在病**上。归队后,留营战友询问别瑶高原之行的感受,他只有摇头苦笑。别瑶说,那段时间,他内心的挫败感无以言表,干工作劲头也不高,尤其不愿参加集体活动。

那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一名队领导,主动约别瑶来到“舒怀阁”。两人随意窝在沙发里,伴随舒缓的**曲,品着热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放松的状态,朋友式的交流,爽朗的笑声,一次心理疏导就这样了无痕迹地完成了。离开“舒怀阁”时,别瑶一脸轻松。

“心情不好?请到这儿来!”这是该保障队马干事为“舒怀阁”打出的广告。他说,自己以前曾到地方**院进行过心理咨询,原本与**生“话聊”了两个小时后,心情变好了不少。然而从贴有“心理咨询室”标牌的房间走出来,总感觉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反而心理压力更大了。正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使他对“舒怀阁”由衷点赞。他说,在这里,没有“正襟危坐”,没有“心理设防”,没有标签和猜疑,有的是温馨、放松、独处的自在和众乐的欢愉。

诚如所言。在“舒怀阁”,随便找一个地方邀请官兵们坐下,记者的采访也进展得格外顺利。也许,不是每个基层单位都有这样的条件,但“舒怀阁”蕴含的带兵育人理念、心理工作观念,却是值得学习借鉴的。

官兵们说,现在的“舒怀阁”不只是休闲放松的地方,大家在工作中碰到棘手问题也会来这里展开“头脑风暴”。前不**,该队水文保障室的某项工作遭遇瓶颈,室主任便召集相关负责人到“舒怀阁”讨论。舒适的环境、平等的交流,让大家“脑洞”大开,不到半天就找到了**佳解决方案。

席地而坐,如朋友般随意自然,这样的谈心毫无压力。

照片由李胜子、解放军报记者范离提供

亲历者说

我找到了心灵的栖息之所

■西部战区某保障队观测员兰盾

对于我来说,“舒怀阁”的意义很不一样,因为我不仅参与了它的后期建设,还是它的**批体验者。

2020年初夏,我随队到高原执行保障任务。每天看到的不是高山就是峡谷,过于单调的环境让原本**格开朗的我情绪跌入谷底,**严重时,在15天里与战友只说了10句话。

那段时间,从心底滋生的孤独感把我逼得快要发疯,甚至在任务结束回到单位后,我依然被这种情绪折磨着。保障队领导发现我的异样后,便让我参与“舒怀阁”后期完善工作,希望我能借此转移注意力,找回工作状态。

**次走进“舒怀阁”,我就感到了扑面而来的放松感:超高挑空的建筑空间、简约风的座椅沙发、各种各样的**巧摆件……我在心里不由地感叹:这真是一个别致的地方!

我在“舒怀阁”的工作主要是整理图书。为了丰富大家的阅读体验,队里采购了涵盖历史、政治、经济、文学等不同领域的图书,甚至还有一套我寻觅多年而未果的绝版漫画。我大喜过望,利用工作间隙看完了整套漫画,情绪有了一些好转。后来,图书整理工作完成了,我还是经常来到这里,拿一本书,倒一杯茶,坐在沙发里,享受内心的静谧。

一天下午,我又来到“舒怀阁”,偶然间翻开《与这个时代温暖相拥》这本书,里面一篇题为《**神的三间小屋》的文章让我茅塞顿开:是啊,只有学会与孤独相处、与自己独处,容心之所才算真正辽阔,人才能变得强大无畏。

巧合的是,那一刻正好有一束阳光从窗子照进来打在我的脸上,一**暖流从我的心头涌起,整个人都变得轻盈了。我知道,我终于从负面情绪中走了出来,而且具备了面对困难挑战的足够勇气。战友们说,那个喜欢说话、积极乐观的我又回来了。

说实话,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各有各的难处。有时出现“思想疙瘩”,相较旁人的疏导、说教,可能更希望有一个可以独处的空间释放压力、自我调适。我很感谢“舒怀阁”,它让我找回了曾经的自己,也找到了心灵的栖息之所。现在,当有战友向我请教心理调适方法,我就会指向“舒怀阁”:“去那里吧,你会自己找到答案。”

(解放军报记者马嘉隆、李晓霞整理)

上一篇:前*国军官:*持续向乌提供武器鼓动战争 与实现和平背道而驰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达州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